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娱乐 > 娱乐头条

邓建国将对巨星进行股份制改造 欲做制片人还债

2011-11-24 08:53:00    作者:   来源:广州日报  

对于黄梓琪,邓建国自认真心。当年,邓建国和张国立合作甚好。邓建国称当年退出影坛另有隐情。邓建国:是,所以当初跟我合作的张国立、邹静之、汤镇业都离开了,不赞同我的炒作方式是原因之一。

邓建国的笑容五味杂陈。 曾俊 摄

  称将对巨星进行股份制改造 继续做制片人打工还债

  独家专访

  标志性的黄头发,十年不变的精瘦。上周日出现在记者面前的邓建国比约定时间晚了40分钟。在这之前他拒绝了很多家媒体。听到记者对陌生电话的犹豫,他就自称“老赖”和“炒作大王”来提醒,不无调侃之意。

  言谈中的邓建国有些低落,也已经不是十年前夸夸其谈的那一个。很多人说,访问他就等于被他利用了,但我们还是试图向公众呈现他的另一面。

  撰文:本报记者 龙迎春 曾俊

  还不还债?

  给点时间,

  一分钱都不会欠

  广州日报:你的手机号码换了?是为了躲债主还是躲记者?

  邓建国:躲记者,债主我没必要躲。这几年没有什么主业,现金流就没有了。我五、六年不在广州,前后到新疆、北京、深圳、杭州搞其他产业。做文化旅游城、保健产品,弄过网站,但都不是自己的强项,这些债务应该是在5年、7年以上,不超过1500万。但我不会让别人去受拘留这样的惩罚,做生意有赚有亏,虽然外面也有欠我的。

  广州日报:外面欠你的有2000多万?

  邓建国:不到3000万。所以我们自己都没有拿起法律武器,现在就很被动。

  广州日报:债务拿回来的可能性多大?

  邓建国:我觉得很难,这10年之内,我打赢官司已经在执行的有五、六单,但别人也是老赖。

  广州日报:那你用什么还?

  邓建国:我能体会到被追债的感觉,所以每一分钱我都会还掉,史玉柱是我的偶像,他欠了两个亿照样还了,我也希望我的债主能给一点时间,他们要的是钱,也不是要把我置于死地。

  广州日报:你的房产、地产被查封了?

  邓建国:首先没有四块地的说法,只有四处房产,我的四处房产是七、八年前的银行贷款抵押,可能价值5000万,但贷款只有600多万,叫做财产保全,而不是查封或冻结,使用权还是我的,只是在官司结果没有出来之前,就不确定谁能最终拥有产权。

  广州日报:房产还在抵押中,但也有可能如果还不起钱,就被拍卖了?

  邓建国:应该没可能,因为官司都打了好几年,一直没有结果。

  炒不炒作?

  该炒的会炒,

  不该炒的绝不炒

  广州日报:炒作应该是指对影视剧宣传推广用的手段,但你把老婆、感情都搭进去炒了。魔术表演里的小丑,我们都知道那是表演,但你不一样,让人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。

  邓建国:是,所以当初跟我合作的张国立、邹静之、汤镇业都离开了,不赞同我的炒作方式是原因之一。这也是我需要学会的地方,以后该炒的会炒,不该炒的绝对不炒,一定要分清楚了。这次对我的信誉是严重的创伤。

  广州日报:你跟张国立分手是什么时候的事?

  邓建国:2001年,当时电视台搞购剧垄断。《康熙微服私访记4》很火,但北京电视台搞霸王条款,说播完才付钱。这件事对我触动非常大。所以2002年的时候,包括尤小刚的公司在内的几家大的民营影视公司谋划一起退出,但最后只有我们退了。

  广州日报:后来你改去卖酒,其实是骑虎难下了,有点迫不得已。

  邓建国:对,但我天生适合做影视,做酒我头都大了。所以人生总结是老本行不能丢,要发展其他产业一定要和有经验的人合作,不然不会亏得这么厉害。

  广州日报:做酒亏了多少?

  邓建国:亏了1000多万。做电视节目也亏了很多,李湘、冯棋的《造星工厂》亏了500万,梁冬的《传说人物》亏了200多万,唐国强拍的纪录片《公诉贪官》亏了300万,还有就是在北京、广州开酒楼分别亏了1000多万,但主业却一直拖着,停了,没有收入。

  19岁和52岁之间有爱情吗?

  年龄差距已经出现问题了

  广州日报:说说这次婚礼吧。

  邓建国:我对爱情是认真的,但小女孩身边没几个高人在指点,所以我出事她就慌了,我曾经也找过她,她说是媒体瞎编的。

  广州日报:你在婚礼上自己说,这个婚礼一半是爱情,一半是炒作。

  邓建国:我自己有两次婚姻,一次是领了证没摆酒,是前妻,在老家。还有这次,是没领证,但办婚礼,婚礼是她要的,她也希望做大,对我来说也是圆满的。所以要做大,那就要把明星请过来,也是有点炒作。

  广州日报:现在你和黄梓琪的关系怎么样?

  邓建国:我也不清楚她是否变心了,如果变心了,我还是会放她离开。我希望和她好好谈谈,然后一起领证。

  广州日报:有没有考虑过52岁和19岁会有代沟?

  邓建国:有,现在就出现问题了,如果她真是有顾虑,那我也不勉强。

  广州日报:之前你也谈到母亲,出事后你最想对她说什么?

  邓建国:我有次做梦,梦到母亲去世,吓得马上打电话给她。包括我80岁的爸爸,希望身体健康。出来以后,我第一个给他们打电话。

  广州日报:你说自己是一个有良心的人,对母亲会感到愧疚吗?

  邓建国:不会,这些年最受益的是父母和家里人,所以对得起他们。

  活在回忆中?

  错误最严重的是错过冯小刚

  广州日报:看你的博客和微博,感觉你还活在记忆中,特别辉煌的是哪一段?

  邓建国: 1996年到1999年,每年都能赚几千万。当时到底有多少钱我不知道,但要投资个几千万一个亿的项目,我都可以拿出来。我最遗憾的是错过和张艺谋的合作,当时和他见面,他连正眼都没看我,我心想我兜里揣着几千万,你都不看我?就没有像追张国立那样的毅力。

  广州日报:追张国立怎么追?

  邓建国:天天磨,陪他吃夜宵。他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。

  广州日报:没有那么狠追张艺谋是因为你自卑?

  邓建国:也不是,当时和张国立合作很好,再找其他人有点对不起他。第二个,你不理我,我就不理你,有点傲气。错误最严重的是错过冯小刚。当时他拍完《大腕》,他的经纪人主动找我拍《我这一辈子》,要是当时我拿出和张国立接触的三分之一时间去找冯小刚,那冯小刚可能就是我的伙伴了。张国立也不希望我和其他人合作,包括《大宅门》、《重案六组》剧本都在手上待了半年,都是因为张国立的一句话。哪知道,他两年以后就一脚把我踢开,就说“不喜欢我的炒作风格”,那你不喜欢我的炒作风格,戏还是可以拍的嘛。

  东山再起?

  不能再做一匹脱缰的野马

  广州日报:你做生意其实也没资金了?

  邓建国:我先会做制片人,连续几部,赚钱把债务还了。再来筹划自己的生意。我不想再以老赖的身份出现,想老了以后,像邵逸夫一样好好做影视,我觉得自己时间也够。

  广州日报:以你现在的状况还能达成目标吗?

  邓建国:完全可以,我在拘留所的时候,投资人都转发短信给我,鼓励我坚持,我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好好拍《公主出山》,以报答投资人。投资人还是看好我的创意和点子的,而且出了事,做事也踏实很多。

  广州日报:巨星还要上市?

  邓建国:上市计划没有变,明年5月,我出来以后亲自给他们打电话,说不会受这个的影响。

  广州日报:可巨星毕竟没钱。

  邓建国:不需要现金,它的无形品牌资产加上邓建国的运作能力,加上不动产,影视剧的版权,价值上亿的影城就行了。

  广州日报:你觉得你的传统炒作方式还能和现在的时代合拍吗?

  邓建国:唯一做大的方法是不能像以前那样做一匹脱缰的野马,未来的巨星影业必须进行股份制改造,增加新的股东,也在考虑把一部分债权人变成股东。包括爱多VCD的老板胡志彪也会拿钱来,总共是一个亿的资金。

  广州日报:五十而知天命,你现在活明白了吗?

  邓建国:是,不能一个人打天下,第二要有品牌意识,至于做不做副业,要让未来的董事会来决定。

  广州日报:你曾经的伙伴赵亮说过,如果不折腾,你会比现在好很多,回过头去看那些风风雨雨,你后悔过吗?

  邓建国:人生没有后悔药,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比现在更好。

陈凤祁

相关阅读

 

您对其他相关新闻感兴趣,请在这里搜索

自定义搜索

 
 
 

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。
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众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众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30日内进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