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娱乐 > 明星

对话陆川:留下能被下一代翻阅的东西

2012-08-21 10:17:37    作者:郦亮   来源:上海青年报  

陆川的第一本书《野孩子的电影梦》即将出版,这本书承载了陆川太多的梦想,不仅有电影,还有对成长历程的追忆,有文学,以及对于出书的那份神圣感。昨天来到上海书展作提前预热的陆川,毫不掩饰他对首次出书的那份忐忑。

  本报讯 陆川的第一本书《野孩子的电影梦》即将出版,这本书承载了陆川太多的梦想,不仅有电影,还有对成长历程的追忆,有文学,以及对于出书的那份神圣感。昨天来到上海书展作提前预热的陆川,毫不掩饰他对首次出书的那份忐忑。

  记者:你的电影都是你自己担任编剧的,你的文笔也是出名的,为什么到现在才出第一本书?

  陆川:因为我父亲是写书的,我姑姑也是写小说的,所以在这样一个家庭里面,就会觉得出书是一个特别神圣的事,觉得一定要写到一定程度才敢出书。包括这次,其实出书的话,也没敢跟我父亲说。我觉得如果说了,他也不会同意,所以也没说。还是有点紧张的。我觉得第一本书,希望能写好吧。

  记者:这书下月才能问世,书里有些什么?

  陆川:其实生活里有太多秘密。我写的时候很费周折,就想与读者分享这种成长的快乐和痛。还有就是对生命的认识。因为我出生在新疆,家里人都是上海人。在新疆长到五六岁又搬到北京,去南京上大学,再回北京。

  这一路走来,我的成长过程实际上也见证了我们这代人的成长。所以写这个书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,可能不光是在写我自己,我也为跟我一起成长的这波朋友,留下一个能被下一代翻阅的东西。

  记者:书的封面上有一句话“每一次电影都是一次重生”,你想表达什么?

  陆川:拍一个电影要看很多书,拍《可可西里》,藏羚羊的书我都看完了。拍《南京南京》,所有关于南京大屠杀的书都看完了。拍《王的盛宴》,《史记》又看了一遍,白话本的,也读了司马迁的原著,还看了《汉书》。拍电影很好玩的是要扩充你的知识,所以电影是很好的职业。

  记者:电影和写作对你意味着什么?

  陆川:电影对我来说是我现在唯一的职业,而且是我唯一的爱好。电影以外,我就剩下喜欢看看书玩玩游戏,但那都不是职业。文/记者 郦亮

system

相关阅读

 

您对其他相关新闻感兴趣,请在这里搜索

自定义搜索

 
 
 

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。
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众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众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30日内进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