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娱乐 > 电影

戛纳影后克尔斯滕-邓斯特:不再为别人表演(图)

2011-06-02 15:48:00    作者:克莱尔   来源:外滩画报  

五年前,《绝代艳后》在戛纳遭遇恶评,女主角克尔斯滕·邓斯特也难以幸免。冯·提尔本人的忧郁症遭遇是他的灵感来源,无独有偶,邓斯特也有过一段真实的抑郁症体验。于是,在《忧郁症》中,我们看到了她的思考──就像朱斯蒂娜决定不再为别人生活一样,邓斯特不再“为别人表演”。

  文/克莱尔 编辑/ 张一阳

  五年前,《绝代艳后》在戛纳遭遇恶评,女主角克尔斯滕·邓斯特也难以幸免。今年,她凭借在拉斯·冯·提尔《忧郁症》中的完美表现,加冕戛纳影后。冯·提尔本人的忧郁症遭遇是他的灵感来源,无独有偶,邓斯特也有过一段真实的抑郁症体验。

  在戛纳加冕影后,对克尔斯滕·邓斯特来说意义非凡。因为这座美丽的海滨小城,给予她的并不只是美好的回忆。五年前的此时此地,那些丢给《绝代艳后》的嘘声,想必她至今难忘。但如今,29岁的她微笑着给出了掷地有声的还击。

  丹麦导演拉斯·冯·提尔是一位擅长打造影后的导演。2009 年一部惊世骇俗的《反基督徒》让法国女演员夏洛特·甘斯布在戛纳封后。两年后,同样富有争议的《忧郁症》则把这个好“传统”带给了片中女主角朱斯蒂娜的扮演者邓斯特。但戛纳终究不是邓斯特的福地。拉斯·冯·提尔在发布会上的那段“纳粹”言论,不仅让影片失去争奖资格,也多少为邓斯特的这尊影后奖杯蒙上了一层阴影。冯·提尔缺席了闭幕式,未能亲眼见证邓斯特捧杯,但邓斯特在上台领奖时还是对导演表示了感激。

  2006 年,索菲亚·科波拉带着备受期待的《绝代艳后》来到戛纳。然而,电影首映后遭遇嘘声一片,作为片中女主角、法国国王路易十六的王后玛丽·安东内特的扮演者克尔斯滕·邓斯特也不可避免地招来恶评。“关于法国历史的电影,法国人当然会嘘。”当年,邓斯特对恶评倒很大度,“我一点也不在意。试想如果法国人用法国演员来拍一部关于华盛顿的电影,我们会怎么回应?”

  这一次来到戛纳,邓斯特将带给观众怎样的精彩,从一开始就设下了悬念。正如影片标题所预示的,《忧郁症》是拉斯·冯·提尔又一次关于人类精神状态的探索。也许,冯·提尔本人的忧郁症遭遇是他拍摄《忧郁症》的灵感来源。而无独有偶,邓斯特自己也有过一段真实的抑郁症的体验。

《忧郁症》剧照

  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的博弈

  《忧郁症》的故事从一场婚礼讲起。邓斯特饰演的新娘朱斯蒂娜与新郎迈克尔(亚历山大·斯卡斯加德饰)在人前扮演快乐的一对。一场奢华而盛大的婚礼摆在眼前时,新娘内心深处对充满不确定性的生活的疲倦和沮丧,渐渐占据她的大脑。张罗这场婚礼的是朱斯蒂娜的姐姐克莱尔(夏洛特·甘斯布饰),姐姐和姐夫的希冀,父亲和母亲(约翰·赫特、夏洛特·兰普林饰)之间的紧张关系增加了朱斯蒂娜的焦虑。在进入洞房的那一刻,她意识到了这场婚礼的荒谬,于是穿着婚纱来到高尔夫球场与刚结识的年轻宾客做爱。婚礼变成了一场灾难。

  影片第二部分的主角是姐姐克莱尔。一颗名叫“忧郁症”的星球向地球运行,在照顾婚姻失败的妹妹时一直显得理智、正常的克莱尔,却因为世界末日随时可能到来而遭遇精神重创。在灾难来临之际,已经历过精神炼狱的朱斯蒂娜反倒成了最镇定沉着的那一个。

  让外表、口音、气质和出身背景都如此不同的夏洛特·甘斯布和克尔斯滕·邓斯特扮演一对姐妹,看似是一个轻率的决定。但事实证明,冯·提尔的安排自有妙处。

  克莱尔与朱斯蒂娜,与其说是一对姐妹,不如说是人类的两种生活态度——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。理想主义的末日在所难免,可现实主义的末日真的还很遥远吗?当真实的末日来临,所有关于现实的信仰和坚持是否仍然奏效?而我们的内心,是否都同时存在着一个克莱尔和一个朱斯蒂娜?

  在《忧郁症》中,邓斯特美得惊人。一面是从容和甜美,一面是焦虑和决绝。她将朱斯蒂娜的这两面轻而易举地呈现在镜头前。通过《蜘蛛侠》系列认识邓斯特的观众也许会诧异她的惊人演技,但事实上,早在十五年前,她便已经是一位相当“成熟”的女演员了。

  说邓斯特是一位天生的演员,一点也不为过。年少成名,对邓斯特来说从来就不是负担。她在镜头前成长,在片场学习。胶片记录着她的整个人生。

  对于所有“80后”影迷而言,邓斯特是那个一直在银幕上陪伴我们成长的同龄女孩。生于1982年的她,3岁便开始拍电视广告。1989 年,7岁的她在伍迪·艾伦的《纽约故事》里献上了自己的大银幕处女作。而令她真正在电影圈内一鸣惊人的亮相,是在1994 年由尼尔·乔丹执导的《夜访吸血鬼》中与汤姆·克鲁斯和布拉德·皮特的对戏,她面对镜头时的成熟和冷静绝不输前辈几分。在接下来的几年中,《小妇人》、《勇敢者的游戏》等片让邓斯特在银幕上保持着一定的曝光率。而1999 年,索菲亚·科波拉的个人导演处女作《处女自杀》在大受好评的同时,邓斯特也凭借其出色而精确的演技完成了从童星到成熟演员的转型。当然,她为普通影迷所熟悉,还要从票房大片《蜘蛛侠》三部曲算起。随着“蜘蛛侠女友”玛丽·珍这个角色的深入人心,邓斯特正式跻身好莱坞一线女演员之列。

  抑郁症后的完美回归

  在银幕上陪伴观众成长的同时,人们亦通过八卦小报见证了这个女孩在生活中的成长。与同样是童星出身的男演员杰克·吉伦哈尔谈了一段青梅竹马的恋爱,却难逃分手的结局。之后,她像每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一样,爱上了一个英俊的摇滚明星──英国摇滚乐队 Razorlight的主唱约翰尼·波莱尔。邻家女孩开始了她的叛逆期,进出酒吧、夜店,开始了一段又一段疯狂的恋爱。

  与生俱来的成熟,和对角色细腻的把握能力,带给邓斯特的不只是成功和荣誉。就在一切顺风顺水之时,邓斯特遭遇了人生的低谷。2008 年,她因为抑郁症而进入疗养院治疗,整整一年没有与娱乐圈打交道。

  没有人能想象到,这个长着甜美笑容的乖乖女会跟任何抑郁症有关的词语搭边。最初,当狗仔队发现她进戒疗所接受治疗时,差点以为她成了又一个琳赛·洛翰。那一年,邓斯特26岁。对于一个把好莱坞当作大学,边拍电影边成长的女孩来说,那一年成 了她的“空档年”(gap year)。

  与《忧郁症》中在人前极力扮演快乐新娘的朱斯蒂娜一样,从3岁入行开始,邓斯特就习惯于面对摄影机和各种长枪短炮,演好她所应扮演的角色。她的人生被名利场紧紧包围,从没有机会放慢脚步,或者停下来好好思考未来。朱斯蒂娜的焦虑和惶恐,某种 程度上说,正是邓斯特的焦虑和惶恐的“艺术加工版”。一场荒诞的婚礼,让朱斯蒂娜下决心摧毁所有她之前的坚持。而令邓斯特下决心搁下一切的,是那场抑郁症。于是那一年成为邓斯特生命中一段难能可贵的空白。

  收拾心情,整理思绪之后,邓斯特还是选择回到她最熟悉的──可能也是唯一熟悉的电影世界。重返大银幕,邓斯特的第一个银幕角色是《所有美好的东西》中那个在婚姻中一点点感受到恐惧的年轻妻子。这一次,邓斯特的眼神让我们想起多年前《夜访吸血鬼》中那个早熟的女孩──她回来了。商业片中甜腻的乖 乖女,由她演来自然驾轻就熟,可那终究不是她──她是那个在13岁就将“初吻”献给布拉德·皮特的“小大人”。甜美的笑容背后,有她的思考、焦虑,以及对未来的不确定。

  于是,在《忧郁症》中,我们看到了她的思考──就像朱斯蒂娜决定不再为别人生活一样,邓斯特不再“为别人表演”。在拉斯·冯·提尔所描绘的这个没有时间和空间维度,不能分别国别或地域的抽象世界里,朱斯蒂娜成为邓斯特内心力量的一个没有极限的出口。于是,在这部演员阵容异常强大的电影中,与邓斯特复杂而举重若轻的表演相比,夏洛特·甘斯布、基弗·萨瑟兰、夏洛特·兰普林和约翰·赫特等一票高手的表现都显得有几分虚弱。

  正如朱斯蒂娜在片中的形象所预示的,无论朱斯蒂娜还是邓斯特,她们都不会是水中的奥菲莉亚。她们拥有破釜沉舟的勇气,所以她们不惧怕末日。

陈凤祁

相关阅读

 

您对其他相关新闻感兴趣,请在这里搜索

自定义搜索

 
 
 

大众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1、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。
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众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众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30日内进行。